楚山君

一块挂着红色流苏的臭石头,有点旧了。

跟原作者致歉。已经删除了,看见一篇鲁迅的画风很好看就转载了。后来又看见最早搬运的并非是原作者,是无授权搬运。

星空纸技能get
(原图from伊吹的小裙子系列

神仙太太?!!!!!!

墨一北:

“躺在安静的岁月里
藏在情诗的画面里
谁在夜里轻声叹
余生无你”

——《余生无你》

(最近听的歌有点小悲桑,所以画了这个画面)

太太简直过分可爱了!!

JuanMao:

啊……终于画完这个系列了 ꒪⌓꒪

冒个泡儿
彩针很适合色彩饱满艳丽的样子,原图就不放出来露拙了……

【策花】朝花小记(二)

现实向,军爷和花哥的故事。(第二次发的....看的时候发现不小心删了,吓得魂飞魄散

之后的两个月,沈清明准备毕设材料,肝论文,忙工作单位的实习...就真的和陀螺一样一点没空顾上……恍然间也有几个月没在游戏里黏糊了。


沈清明自幼便是邻居口里的“好孩子”,成绩优异,仪表堂堂,唇红齿白的,人见人爱。过顺顺利利考上了市里一所好大学学外贸,以为从此一帆风顺了,然而天不遂人愿,大一伊始便被同学算计,牵扯了些“不为人道”的二三事,退学一年。再回来时改学了设计一切重头。


沈清明如今得了二叔照顾,在老人家的杭州一家分公司,蹭了个广告平面助理当当。


自五月末儿童节活动开启后,游戏迎来了新一轮活动。主城装扮一新,到处是拿着风车疯跑HAPPY的玩家。


然而苦逼的沈清明站扬州余半仙旁边已经有大半个时辰了。


倒不是跟活动有关系,也不是没看见那活动道具对像他那样的成年男性体型的玩家多么不友好——好吧也有这方面的问题。


沈清明看着工作素材摆了个大苦脸。入职后才发现,以前学生时代过的简直神仙一般的日子——如今,他得在一天半时间里赶出一套书的装帧来,现在还差个扉页的尾巴。沈清明估摸着可以在奔三前捞个“秃头成就”出来。


然而为什么站在了这里自己也不知道了。


沈清明两眼发直的看着自己的花哥,然后接到了自家帮会大胸毒姐的一条私聊。


拉住那只疯呱:“阿清,挖宝不”


“啊,走走走!”索性破罐子破摔了,乐得一会是一会。

俩人飞快组了队。


沈清明点开私聊频道,发现之前居然错过了天策的两条消息,看着时间不太长,赶紧补上了回复。


天策很快回了他,又问了准备去干啥,然后一起组了队,浩浩荡荡朝唐家堡杀去。


......


三个人平躺在野人谷,相看无语凝噎。BOSS在一边并不平坦的草地上威风凛凛。


拉住那只疯呱:“【浪里xxx】(花哥id),穿错装备了,认真点的噻”


沈清明赶紧给俩人扣了道歉。


翻车根本原因还是他...低估了BOSS难度。他看了眼装备,穿了身破烂忘了换,赶紧从背包摸了装备套上去。


俩人在一边打坐,天策把目标点向花哥。


“最近没看见上线,新工作很忙吗”


沈清明回了个撇嘴。


再起来打好很多,大CW天策和W9大花间,再加上优质毒奶,很快KO了BOSS。掉了件奶装腰带roll了给大胸毒姐。


沈清明回了YY,看见频道下的天策随手点了进去。好巧不巧正好听见毒姐大气爽朗的在哪里说:“...嗨呀阿花胆子小是众所周知的嘛”


然后天策说了句什么不待分辨,毒姐又说“哎呀人家的事儿你自己问不最合适的哟”


沈清明:“???”


等了许久不见人接话,毒姐一看,发出了哟哟哟的声音。


“奥,那个..阿清!最近难得见上线,顺便问几句哈不要在意”


“嗯嗯。最近还好吧”天策也接口问。


“挺好的。”


毒姐受不了俩人的迷之气氛,默默遁了。


俩人随便在扬州城里找个地方坐了,继续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被问到现在的工作的时候,沈清明一下找到了委屈点,什么老板心里阴暗就爱挑三拣四啦,什么放假还要继续赶工不能偷懒啦,噼里啪啦竹筒倒豆子一般跟他倒了一大桶苦水,最后无奈的哀叹一声收尾。


顾雪顺了顺他的毛:“上司严厉点才好啊”


“boss说我版面设计跟人家模板库拉出来的一样,可是我觉得这评价超高了!”


顾雪:“......”


顾雪此时心里感觉和狗啃了一样。


“把你东西发来看看吧”



以前在聊天的时候,沈清明得知顾雪,就是这个军爷,也是朝他们这个方向发展的,后来几经跳槽,现在据说在个小有名气的公司发展了。


沈清明满怀期待的等待大佬的评价。


顾雪:“...这个,我觉得你们boss说的很对。”

沈清明气的掀桌跑了。

可是该做的还是要做的,沈清明继续苦大仇深地盯着眼前这模板,仿佛可以盯出个洞来。


夜里沈清明做梦,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不对...所谓怕什么来什么,他断断续续梦见了之前发生过的一些事情。


七八十年代的时候万花有点惨,即使个体的犀利也不能掩饰门派单体的薄弱。更不要说在后来出了JJC这样的高压环境里万花的劣势。他和顾雪也是这个时间里认识的。那个时候沈清明还比较小,时间也少,碰见什么事都要敲一敲顾雪这个比较成熟的玩家。沈清明高考a了一年之后,再回来也有了很大的进步。


后来他和一个玩秀奶的萌妹子结为情缘,差不多认识了一年以为可以“做点什么”的时候,萌妹子化身母老虎,气势汹汹的把个锅丢在了他头上,朝他大吼:你一点也不爱我!然后投入了别人高富帅的怀抱。


沈清明睁眼抹了把汗,飞快从床上爬起来,洗漱之后开电脑一屁股码在椅子上,然后顾雪的头像闪啊闪的发来了个文件,他顺手点了接收。


里面是做好的一整套编排,还有给他做的很多建议也放在了一个文件夹里。

顾雪宁愿自己就是个石雕。

等他反应过来,自己已经朝对话框里噼里啪啦发了一排大佬...


两个人聊天甚是愉快,仿佛一支烟的时间就薅到了大半夜。最后沈清明忍不住困意,恋恋不舍的和他家军爷互道晚安。

顾雪顿了顿,打下这一行字,有空一起吃饭吧。

   嗯。

沈清明关机,缩进被窝里,埋在被子里闷笑几声。


在商量好空闲的时候,俩人约定了见面。


沈清明是住学校的,家住在诸暨一个古老的小镇上。有时兴的穿着波西米亚碎花裙的姑娘们拉着漂亮的行李箱,敲开他家的门求借宿,来来往往,络绎不绝。夜里有被风刮下来的法国梧桐叶子,刮在地上刷啦刷啦的响。这时候窗台边低头做功课的沈清明便起身拉了台灯,爬上床睡觉了。


宿舍门口也有一棵会掉叶子的梧桐树。微风拂过窗帘,第一片梧桐叶子掉在地上的时候,沈清明系好领带,翩翩约会去。


【策花】朝花小记(一)

现实向,军爷和花哥的故事


(一)

打完帮会组织的25YX永王行宫,拍装备的拍装备,拍牌子的拍牌子,终于一切尘埃落定。几对有情人早已跑下边酱酱酿酿,剩下几个在大房间挂机顺便闲聊几句。


沈清明疲惫又困倦,把背后靠在了柔软的椅背上,听自由麦的仁兄霹雳啪啦,偶尔还有妹子远远传来笑声。手指交叉按了按,眼看自己又一次被对方击倒在地上。


自己开麦的同时对面开麦传来一句:“阿清,状态不好吗”


界面里天策打坐起身,围着自己转了两圈。


沈清明实在打不起精神,强忍着按住自己的胃,低低回应了一声。


“等会就到饭点了,晚上少吃油炸食品,你先去休息一会。”


“不要。”


墨衣黑发的花哥召出了自己的马,拉着人家就往扬州城外疾驰而去。跨过田园和土丘,最后直直栽进小河沟。


....


俩人浮在水面,无语凝噎。


沈清明和这个叫顾雪的天策故事由来已久。打本的时候无意认识,一个中立,一个浩气。打照面久了也就慢慢熟了。花哥后来死了处了一年多的情缘,整个人都耷拉的不成样子,于是天策说:徒想着多伤心啊小兄弟,来浩气不。然后沈清明就慢慢朝PVP发展,两个人这么成了同袍之交,竟然也几个赛季过来了。


沉浸在回忆里,不察觉室友打工回来,打包的东西碍到了去路。沈清明有些吃力的站起来腾地方,来不及关麦,突然感觉一阵下颚发酸,捂着嘴跑开,跪在垃圾桶旁吐的稀里哗啦。

室友吓得大惊失色,赶紧跑过来拍背。

沈清明软着腿从热水壶里接了热水,慢慢兑了水漱口,把脸擦干净。

回到桌前的时候已经过了好久,天策坐在水岸边打坐,看见水里的万花转了个身有些茫然的样子,麦里是万花有些急促的喘息。

沈清明没顾上电脑,和着衣服倒在床上蜷成一团。迷蒙间似乎有手机铃声响起的声音,是“金屋妆成娇侍夜,玉楼宴罢醉和春。*”几句。室友瞪了他半晌,不知他思绪飘到千年前风情万千里。只好在犄角旮旯摸出了声源丢给他。

醒过来的时候天几欲全黑,寝室里乌漆漆一片,没有开灯。沈清明一团床铺里起来,头痛欲裂。室友临走居然贴心的盖了被子,沈清明打了个哈欠,跨过凌乱的被子衣服打包袋,手伸到床底胡乱摸索手机。

手机里是署名“雪哥”的未接来电和一条电信回馈活动的短信。

沈清明是有顾雪电话的,但也没怎么用过。一年里几条节日祝福问候外再无其他。


为什么说预售才是做同人本的正确方式

失角鹿:

刚刚和一个基友讨论的话题延伸到出本上去了,她跟我抱怨又一个预定的本子被拖了,似乎每次不管买什么本子都会遇到这种情况(当然我也觉得她有一半是在吐糟我),所以趁着夜深人静来胡言乱语下。


首先,出本对于作者最大的考验就是——确定印量。印量不是作者凭感觉想当然定的,基友所抨击的预售是广大同人作者最钟爱的一种确定印量的方式,如果舍弃这个时间漫长的环节,作者印好了直接开现货贩售当然会又快捷又惹人喜爱。那么,作者该怎样确定数量呢?


不外乎以下几种方式:


1,印调。这个是很多同人作者都喜欢的不可省去的环节,就算是最终选择了预售,也会在前期开个印调了解下大致需求可有利于定价等等。但是印调这个就水分大了去了,以前看到不少人都持有这种说法:印调的参考方法是,最终售出数量是投票人数的一半就差不多了。这个很好理解,很多路人不假思索就投了(我以前开印调时还被一群不萌瑟莱CP的基友调戏过),投了就忘了也不会再关注,然后就是有些人投了是对本子表示了兴趣,然而后期公布的更详细的内容、价格、工艺等等都会成为影响她们放弃的因素。如果是热度起伏比较大的圈子,等你从结束印调到通贩这段时间内说不定就冷了,之前投票再多也是浮云。当然呢,也有最终贩售量大过印调的,原因就是有的读者没看到印调啊,热度波动了一下又弹回去了啊(比如赶上官方发糖或者电影上映啊),或者我就是不投票只等着买本子你把我怎样啊的任性等等。


个人觉得印调靠谱度(这里要算上个人透彻读者心思的睿智眼光)80%。这还得运气好估算正常,否则最多50%。


2,热度和收藏,也算是读者群的人数吧。这个就真心扯淡了啊,还是那句话,读者的心思难猜啊!你以为你的收藏多你的转发高你的热度都要爆满了就能卖很多?NO!残酷地告诉你,这群读者,有可能就是在玩你,哪怕你注明个我要把这个数据当做印量参考她们也会无情地忽视的,我见过热度几百的出本还卖不过百;还有群读者,就是喜欢暗搓搓视奸你,然后继续暗搓搓去下单,就是喜欢暗搓搓不服你咬我那么任性啊!我当初要是把这个作为参考,暗影我就只印50本!结果一群暗搓搓的小伙伴就如同雨后春笋般冒出来了……


3,就许读者任性,作者不可以啊,我高兴印多少就多少。对于这种颇具勇气的任性,我就只有默默祝福了,当然要是你做好心理准备也没问题,也不是说没人买卖不掉,就是会打相当长的持久战就是了,当然最终可能还是会留一些糊墙哦。当然如果是另一种情况印少了,部分真爱粉就会抓狂,然后高价倒卖就各种冒出了……


总之,我觉得123都只能作为出本的参考步骤,不经过预售就直接开通贩的我敬你是条汉纸,那可能得那种人气超高圈子大热的太太才有胆量并且做得到吧。


说了这么多,并不只是为了我以往的罪行(捂脸)辩解,预售的确时间长,往往读者等了1、2月,还有可能再等上一倍时间(我不是光在说自己啦)。收尾、校对、排版、插图、封设,下印,任何一个环节遭遇到了拖延都会影响整体进度,其实有时候作者比读者还心急,先付给画手的稿费(那种拖沓稿费的不道德作者除外)、设计费、印刷费等等,都巴不得快点发货等读者确认了好回款,遇上印量大的,自己先垫几万都是有可能的(所以有些要求先确认收货的作者也不要去掐别人奇葩啦,如果是学生党就算要垫几千块也不容易吧,当然那种事后结账的代理除外,不过那样作者可能又会面临很多被欺负的可能了……),还有看到好多小伙伴爬墙退款也是心累累的。


一不小心说了好多,我要去睡觉了,就这样吧……有错别字也别叫醒我。明天继续日兔纸。